中国女子越野滑雪运动员:参加冬奥机会难得望西方媒体有“同理心”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刘欣】“有外国人想让美甲师给画个‘冰墩墩’,美甲师说‘no,no,太难了’。”14日晚,来自“人类滑雪起源地”新疆阿勒泰的中国女子越野滑雪运动员巴亚尼·加林兴奋地向《环球时报》记者展示她刚在冬奥村做的美甲,并分享起在冬奥村的有趣见闻。这位年轻的运动员表示,参加北京冬奥已完成一个“小目标”,而她的“大目标”是能继续参加下届冬奥。巴亚尼表示,对运动员来说,参加冬奥会的机会很难得,希望一些企图拿新疆选手进行政治炒作的西方媒体能有“同理心”。

在12日进行的越野滑雪女子4×5公里接力比赛中,中国队再次刷新在冬奥会越野滑雪项目上的历史最好成绩——由池春雪、李馨、巴亚尼·加林和马清华组成的中国队以第十名的成绩完赛。谈起自己的运动生涯,巴亚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说实线岁之前都不知道有越野滑雪这项运动。”2017年,已上高二的巴亚尼因为擅长中长跑,被新疆冬季运动管理中心选为新疆队越野滑雪运动员。入选后,她和队友们就在挪威教练克里斯蒂安带领下一步一步训练,直到当年11月才第一次接触滑雪板。巴亚尼说:“第一次出国比赛前要从上百人中进行淘汰,剩下18个人。教练要求我们必须学英语,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现在我的英文日常交流没什么问题了。”

巴亚尼的队友迪妮格尔担任本届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的主火炬手,巴亚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是在手机上看的开幕式,“看到是迪妮格尔,非常意外,之前只知道她去参加开幕式了,没想到是主火炬手!说实话,当时感觉很激动,很骄傲。”

然而,对于迪妮格尔担任主火炬手,《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西方媒体不断炒作“选少数民族运动员作为主火炬手是挑衅”、“迪妮格尔赛后没走过混合采访区”,对此,巴亚尼表示,赛后她和迪妮格尔是一起通过混合采访区的。关于这些炒作,她没有跟迪妮格尔沟通过,因为觉得“不值得”。巴亚尼认为:“这是某些外媒对冬奥运动员,尤其是中国少数民族运动员的不尊重。作为一名运动员,我们刻苦训练,才得到今天参加冬奥会的机会,这个机会很难得,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我真心希望一些媒体有‘同理心’,把关注点放在精彩的比赛上面,而不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进行政治操作。”

美国媒体“insider”7日的报道以“奥运滑雪者抱怨北京寒冷的天气,零度下的风寒将运动员推向崩溃的边缘”为题进行报道,称瑞典选手弗丽达·卡尔松5日在参加越野滑雪女子双追逐比赛时“被看见冷得颤抖,在比赛末尾几乎昏倒”,试图渲染“赛事生活和训练环境的恶劣”。但在巴亚尼这样的专业选手看来,“快晕倒”跟“太冷”没什么关系,“这名运动员有可能就是体力耗竭,拼太狠了”。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场比赛平均心率在175以上,还要持续20多分钟,如果跟长跑比的话,长跑只有腿酸,滑雪是腿、手都酸。”

巴亚尼曾到过挪威、德国、奥地利等很多滑雪强国比赛,“北京冬奥的设施是我见过最完善的,而且服务都很贴心,我心里也特别暖”。谈到北京冬奥对运动员的服务保障,巴亚尼一边向《环球时报》记者展示了她刚做的美甲一边说:“说起来真好笑,我去做美甲,美甲师姐姐就说你是来做美甲的第一个中国运动员。她跟我聊了两个小时,说来做美甲的外国运动员有瑞士的、美国的,很多人选中国红,她们特别喜欢,还有的运动员让她给画奥运五环。甚至有的运动员想让她画‘冰墩墩’,她只能摆摆手说,‘no,no,太难了’。”

采访快结束时,巴亚尼说:“参加北京冬奥对我来说是个‘小目标’。当年跨项进来就是为参加北京冬奥会,现在目标已达到,没有遗憾,真的可以回忆一辈子。”她还表示自己有个“大目标”,那就是能继续参加下一届冬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