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最会滑雪的医生来了!网友:这群人可能是下届冬奥冠军

北京冬奥会上有这样一群“隐藏高手”:他们背着医疗包,脚踩滑雪板,不是比赛选手,却个个身手矫健、风驰电掣,他们就是——“滑雪医生”。

早在2018年,北京冬奥组委组织了2次针对医护人员的滑雪技能培训报名测试,根据滑雪技能、专业、外语水平,以麻醉、骨科、脑外、胸外、外科等专业优先的原则,最终挑选出72人组成“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

高山滑雪运动员瞬时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130至140公里,根据《国际滑雪联合会医疗指南》,高山滑雪比赛中要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滑雪医生团队在雪道旁边随时待命,要能够在4分钟之内到达伤员身边,15分钟将伤员转移出赛道,20分钟内运送伤员到医疗站。

为了备战,他们每个雪季都会集中参加滑雪培训和救援演练,每期训练4—5个星期,每星期训练6天,每天训练7—8个小时,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他们已持续了4年。艰苦时体感温度只有-60℃。

每一位高山滑雪医生面临的最大挑战,不仅是要在坡度70%左右的高山专业赛道上熟练滑行,更要能在光滑如玻璃镜面的赛道上随时停住。

“我们需要快速判断运动员的危险情况、快速处理、快速移出,不能过多地影响比赛,所以说需要非常娴熟的技能”,北京冬奥会滑雪医疗保障队医生袁强透露,许多滑雪医生经过一两年的训练,已经考取了国际认证的滑雪教练员资格证书。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麻醉科医生白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外国的滑雪医生在冬奥会开幕前刚来中国时,对我们的能力可能有一定的怀疑,因为中国以前并没有专业的滑雪医生。”但经过简单的沟通和磨合,在看到滑雪医生的专业技能和滑雪技能后,也有了新的认识和评价。

“北京冬奥会雪上项目医疗保障近乎顶级。”国际雪联医疗委员会副主席珍妮·舒特给出了这样的评价,“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能应对。”

据了解,在滑雪医生的背包中,既有气管插管、喉镜、吸引器、吸氧装置、氧气瓶等气道管理装备,也有止血带、纱布、骨盆固定止血带等止血用品,还有注射器、胸腔穿刺减压针、听诊器、骨折固定带、自动体外除颤器等急救用品,几乎覆盖了所有可能出现的伤情。

在运动员比赛或训练时,滑雪医生和巡逻队员会分为若干个小组,在雪道旁边的FOP(field of play)医疗站点待命,每个FOP站点间隔三四百米,以确保对运动员从起点到终点的滑行做到全程监控。

滑雪医疗队的副医疗官郭祁介绍,由于滑雪场气温低还经常伴有大风,为了防止药品被冻上,医生们会预抽好药品,并将它们密封后,放在自己贴身的衣服里面,用体温防冻。

“如果伤员意识清醒,我们会用英文与他交流。我们在训练时也有很多英文课程。”来自协和医院的49岁整形外科医生李琦义(音译)说。

不同于平坡救援,滑雪医生踩着滑雪板赶到受伤运动员身边后,要先脱掉双板,然后利用雪鞋上的雪钉把自己固定住,再跪下来把急救包从身上取下来,对伤员进行救治,整个过程得保证自己和急救包别从雪道上溜下去。

救援时机也有讲究,如果赛道上还有其他选手,医生盲目冲上去救援可能造成“拥堵”。因此,要等其他运动员离开事故现场,医生才能进入场地内展开紧急救治,并在规定时间内将患者移出赛道,转运至医疗站。

对滑雪医生而言,他们的战场从温暖的医院里,转移到了寒冷的雪山上。这里不仅是竞技的赛场,更是生命的赛场,他们也在与运动员们一起,同时间赛跑。

来源:北京延庆官方发布 新华社 央视网 环球时报 中国日报 北京广播电视台 新京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