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田径积势蓄力

为晋级全运会田径项目决赛阶段的比赛,江帆、郑幸娟、董斌等老将在资格赛上拼尽全力,受伤病困扰,他们没能实现心愿。但这些老将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们把丰富的比赛经验传授给年轻选手,帮助年轻选手成长,为中国田径的未来积蓄力量。

7月7日,中国田径协会对入围第十四届全运会马拉松项目决赛阶段的运动员名单进行公示,全运会田径项目的全部参赛名单由此产生。7月9日上午,“韵味杭州”2021年田径邀请赛在浙江杭州拉开帷幕,葛曼棋、吴智强等国家队选手参赛,为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热身。

7月30日,东京奥运会田径项目比赛将打响。9月中下旬,第十四届全运会田径比赛将在陕西西安展开。两场大赛之后,中国田径也将开启新一轮的人员交替。

6月底,在重庆奥体中心体育场举行的全运会资格赛男子110米栏预赛中,31岁的跨栏选手江帆在起跑后感觉不适,随即退出比赛,从而无缘全运会决赛阶段的比赛。

“自从2017年第十三届全运会之后,我一直在坚持,但伤病太多了,这次比赛开始前一个月我还在同伤病作斗争,穿上钉鞋勉强能跑,但是来到重庆之后跟腱又不行了,前一天晚上还在吃止痛药。”赛后,曾获得过两届全运会亚军的江帆有些沮丧。

女子跳高名将郑幸娟也没能晋级全运会决赛阶段。今年32岁的她曾经在亚运会中获得过两枚银牌和一枚铜牌。2017年,郑幸娟在夺得第十三届全运会亚军后选择了退役。2019年,郑幸娟决定重回赛场,产假刚一结束,她就开始了恢复训练。“我自己也想拼一把,但毕竟太久没练,再加上年龄有些大了,状态欠佳,没能晋级到全运会决赛阶段。”郑幸娟说。

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三级跳远季军董斌是本次全运会资格赛赛场上的另一位名将。2018年,董斌脚踝伤病复发,从国家队调整回省队治疗。直到去年他才恢复系统训练,此次参加全运资格赛,成绩并不理想。

虽然未能跻身全运会决赛圈,江帆、郑幸娟、董斌在各自项目上都创造过优异的成绩。2011年田径世锦赛,江帆跑出个人最好成绩并闯入半决赛。郑幸娟在2014年全国田径锦标赛上跳出1米96,距离1米97的全国纪录只有1厘米的差距。董斌曾获得2016年室内田径世锦赛男子三级跳远冠军。而对年轻选手来说,这些成绩也为他们树立了追赶的目标。

此次在全运会资格赛的赛场上,与江帆、郑幸娟、董斌同场竞技的很多都是“00后”选手。

在江帆看来,后备人才短缺等原因导致男子110米栏水平近年来有所下滑,和老将相比,年轻选手在赛场上的斗志也有所欠缺。经验丰富的老将应该帮助年轻选手成长,增强他们的信心。江帆曾与跨栏名将刘翔一起参加2011年田径世锦赛,在刘翔身上,他学到了很多。

郑幸娟认为,以她所在的福建队为例,女子跳高人才储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短缺,“跳高项目既看重选手的努力,也看重天赋。而对有天赋的运动员来说,需要大赛和时间来磨砺、沉淀。”

董斌看好国内男子三级跳远的发展前景:“李延熙将中国男子三级跳远的成绩提升到17米50以上的水平,我和曹硕能够保持在17米30,现在则是朱亚明、吴瑞庭和方耀庆等年轻运动员挑大梁,我们在跳跃项目上还是很有希望的。”

自己的全运会资格赛结束后,郑幸娟带着福建队的年轻队员做着热身活动,帮助她们准备接下来的附加赛。2017年退役之后,郑幸娟并没有离开跳高项目,每逢比赛她都会和队伍一起出征,为年轻选手提供指导。

最近两年,江帆也逐渐改变了自己的训练习惯。以往每次奔跑之后,他会第一时间找到教练了解自己的情况,现在他会先观察一同起跑训练的年轻队友,询问他们的感觉,其中的原因,便是肩上多了一份责任。

“我跑完之后会问他们,你们感觉怎么样?起跑是领先、落后,还是和我持平?遇到不同的情况要怎样应对?我会把自己的经验都传授给他们。”对这些年轻选手,江帆总是倾囊相授,有时候也不免着急,“有的年轻人接触跨栏时间不长,技术动作需要纠正。”对跨栏有着深厚感情的江帆,接下来打算转型当教练。

年轻的中国田径选手也在不断成长。21岁的广东小将陈冠峰在全运会资格赛男子百米决赛中以10秒06的成绩夺得冠军,成为继苏炳添和谢震业之后,中国现役田径运动员中第三位闯入10秒10大关的选手。“刚回到广东队里的时候,年轻选手都跑不过我,我就把自己的经验教给他们,他们的领悟能力都很快。”对陈冠峰的突破,名将莫有雪也感到欣慰。正是这样的传承,让中国田径的未来更加值得期待。

重型柴油车国六排放标准实施、特困人员认定条件适当放宽、全国实施“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进入7月,一批新规将开始施行,可能会影响你的车子和钱袋子!…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75亿元,支持各地污水处理、污水资源化利用、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城镇医疗废物危险废物集中处置等污染治理重点项目建设,助力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