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绩点27到42!她在浙工大一路“越野”一路逆袭!

从2.7到4.24,这是三年来单绮玮绩点的变化。一系列的竞赛、十佳大学生、保研浙大,这是令人惊叹的逆袭,也许有人会这么描述她。描述这段经历时,单绮玮很平静:“我只是突然认识到,哇,原来我很菜”。很多时候,她都是和自己对话,与自己较劲。

大学以前,除了学习,定向越野是单绮玮一直坚持的事。去各地训练,参加各种比赛。一张地图,一个起点,一个人,大多数时候这便是单绮玮面临的环境。定向越野改变了单绮玮很多,将其与大学生活并置起来,似乎能找到过去与未来的联系。

定向越野,在漫山遍野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环境下,人往往会有两种心理状态。如果进展顺利,定位又快很准的话,你就更容易沉浸其中,不受外界干扰;如果进展较为不顺,此时你就只能说服自己相信自己,肯定地坚持地往下走。前面走错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一个标志物,看看接下来该去哪里。

初入大学后,单绮玮报名了三个部门,都顺利进入;第一次写策划,就被负责人认可;和老师提议办一个竞赛培训班,也得到了老师的支持——仿佛所有她想做的事情都能够实现,在学生工作上的“顺风顺水”,这是她对那段时光的形容。

高中时期的她觉得,只要跟着大家做就不会出错,于是在大学这样更加自由的空间里,她也在随波逐流的上课下课吃饭玩乐中迷茫。以至于期末考前她理所当然觉得自己上课听过就没问题,没有好好的去做复习和规划。考试时,在她眼前的题目是那么熟悉,下笔时却又毫无头绪。

大一上平均绩点2.7。对于单绮玮而言,那段沮丧的日子并不算长,说起来或许也并不算得上沮丧。“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难过,我只是突然认识到了,原来我很菜,那我得做一些改变。”大学把她抛掷到了另一个领域,一个不是“跟着大家一起做”的领域。大学和定向越野类似,她仿佛又回到了陌生的野外,独自一人,与别人的比较毫无意义,把注意力凝聚在自己身上。“努力一下,看看能到什么位置吧。”那时,她开玩笑似地对自己说。

以竞赛来衡量定向越野,便有明确的名次。从数据看能力,既残酷又现实,不像艺术一般可以说各有千秋,每个点都有计时,没做好就是没做好。这也让单绮玮在面对自己做得不足的地方时,更加坦然。虽然在奔跑时,他们不能及时反应过来哪条路径是最好的选择,但休息时的总结会就可以反复复盘,共同讨论,汲取经验。在每次的总结会上,单绮玮和她的队友都会在地图背面写小总结,并读出来和大家分享,相互学习。制定计划,不断总结,定向越野教会了单绮玮这项能力。

在那个假期,她给自己买了一本计划本,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学习,规定了自己每天要做的事,也记录了平凡日子中的点点滴滴。上课时,她全神贯注,尽可能多地将老师讲的重点要点刻进脑子里;对于暂时不理解的理论,她会在课下与老师沟通讨论以求掌握。在课后,她以书本为基础去扩展自己的专业知识,并按自己的逻辑梳理书本框架,秉持着“把书读厚再读薄”的原则,定时整理章节总结笔记,并列出重要的知识点和例题,以减少期中期末复习压力和提高考前复习效率。逐渐地,她发现了最适合自己的学习环境和模式。大二下,她考到了年级前列。大三,单绮玮的绩点达到了4.24。

越难的图越有挑战性,越考验识图能力;越简单的图则越考验耐力,比的是跑步。相较而言,单绮玮更喜欢难一点的图,喜欢用自己的头脑进行判断,比如山地森林古镇等相似度较高、较难辨认的场地,这是时间、技术和耐力的考验。但是,“图再难,也要一个点一个点走”,定向越野者在看到地图的第一眼起,会在脑子里刻画出一个大致的轮廓,然后把这个图折叠至只剩下一两个点的情况。比如从出发点前往一号点,越野者就会把地图折成只包含一号点、二号点的一小块。这样既有利于锁定自身位置,也可以加快跑步速度。他们清楚自己无法一眼就记住所有信息,所以不会一次性看完所有点急功近利。

模拟面试的时候,有人问了单绮玮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参加了这么多不同的竞赛?” 电子设计竞赛、智能机器人创意大赛、中国国际“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智能车……对单绮玮来说,自动化作为一个“海纳百川”、涉及面很广的专业,学生未来的发展方向多样。在不清楚自己真正喜欢并且擅长的领域时,她选择多去参与和尝试,慢慢对自己建立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参加了可能会后悔,不参加一定会后悔”,就像定向越野一般,把地图折成一个小块,锁定位置,加快跑速。越野者不会一次性看完所有点,急功近利。本科阶段是一个可以寻找方向,一个可以多尝试,可以试错的阶段,要利用好学校给予我们资源和机会,“不要一开始就把自己所有的可能性都框死”,如果一开始就把自己的路都封死了,那真的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不妨大胆一点。

大二时,单绮玮涉猎了电子设计竞赛,负责电路设计,PCB版、电路仿真和制作以及智能机器人创意大赛,中国国际“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等比赛,为自己打下了竞赛的基础。大三时,她专攻于智能车这一竞赛,负责一些如SLAM,路径规划等方面的新技术。从大一大二时跟着学长学姐学习到自己独当一面,她在团体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单绮玮的记忆中,备赛智能车和2020年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的经历尤其令她印象深刻。在大二和大三衔接的那个暑假,单绮玮和她的室友以及一个学长组队,在贾立新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了一个较完整、长时间线的培训。那是一段在寝室、食堂和建工楼C三二六实验室三点一线度过的,起床吃饭干活睡觉,重复又重复的日子。虽然只获得了省三等奖,与她其他的竞赛成绩相比并不闪光,但对单绮玮来说,这确实一个至关重要、意义非凡的比赛。每天在耗在实验室里的日子,是她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很快乐的时光,那段日子不仅改变了她在假期中的状态,也改变了她对于实验室甚至是专业的看法。从一张白纸上的几行字,到一点点网购材料,一点点做成形——从0到1的制作过程,以及从临摹到可按自身需求更改他人模型的阶段性的进步,让她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更清楚的认知。

而相比电子设计竞赛,智能车的出题周期则更长,做项目的时间也更长。智能车的创意,往往将一些其他元素附加在车的基础上,比如导航、速度、图像识别等等,更加精细化。作为智能车项目的一员,单绮玮背负了更大的压力。

在瑞典的一次定向越野公开赛上,她见到了从几岁的小孩子到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的不同参赛年段的参赛者,其中一位六七十岁的奶奶用英文向他们问路,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还是根据地图努力比划。“呃……there……here”,用蹩脚的英语帮助奶奶确认位置。从那时她意识到,即便是最平常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和帮助,会给人带来不一样的快乐。

大学,对单绮玮影响颇深。她觉得自己特别幸运,碰到了很多很好的老师和同学,也获得了他们很多的帮助。不管是科技指导老师褚衍清,还是讲课生动、课下耐心的陈国定老师,贾立新老师,都是值得她铭记和感恩的老师。她的三个优秀的室友,也是她四年来不变的伙伴。

在浙江大学的夏令营做项目时,因为有队友的帮助,她最后如愿拿到了优秀营员,进入了复试。在保研过程中,她智能车竞赛的指导老师陈国定和几位有复试经验的学长、同学——顾哥、懿晶,一遍一遍帮她检查PPT和进行模拟答辩。每晚,室友也在帮助她一遍又一遍地练习英语口语问答。

保研的时候,单绮玮并没有选择海投,她最初只投了浙江大学。因为浙江大学面试的时间非常晚,所以在她面试之前,她的两个室友都已经保上了不错的学校。以至于她出现了心态上的问题,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正在她犹豫苦恼时,她的本科毕业导师郭方洪,和她分享了与她类似的心路历程,并告诉她这是命运的选择。这让她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也能静下心来准备复试。